數據來源: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 製圖:孫震
  “我很醜,可是我很坦誠。”呂大鵬悠悠地吐出這句話來。在第二屆中國企業新媒體年會上,他和首度評選出的央企十大新聞發言人一字排開,領取獎項。
  其他十大新聞發言人有:中糧集團殷建豪、中國移動張軒、中國廣核胡光耀、神華集團孟堅、三峽集團朱光明、中冶集團康承業、國藥集團石晟怡、中核集團潘建明、中航工業朱宏斌。
  對於新媒體的運用,一些央企負責人的心態可謂是“又愛又怕”,他們一個最大擔心是,“新媒體看起來很好,參與一下很可能會死掉”,所以莫不如保持“鴕鳥”狀態,至少能安穩地生存。而作為經常處於輿論風口浪尖上的中國石化,能率先開通新媒體,並“玩”得風生水起,令人有些意外。
  中石化新聞發言人呂大鵬在公眾眼中頗為“臉熟”,他坦言,中石化辦新媒體緣於兩方面因素:一個是壓力太大,“我們發出的聲音老是被斷章取義。”還有一個緣由,中石化有一個“追潮時髦”的董事長——傅成玉。“我們董事長老催著我們辦,不辦,他就說你給我註冊一個賬號自己辦。”呂大鵬“不好意思被董事長逼,只好自己來辦”。
  而呂大鵬與新媒體“親密接觸”的過程,也好像談了回戀愛,經歷了從陌生、抵觸到“不離左右”。
  中石化註冊“石化實說”官方微博之後,恰逢青島發生重大“11·22” 事故。官微立即成為一個信息發佈的平臺。在第一時間,中石化通報事故調查進展,解剖事故原因和教訓。“最重要的是中石化的態度,我們道歉、默哀、拉黑屏幕等,這些都通過微博發出去。”呂大鵬說,“犯了錯誤要勇於直接承認,我們的態度得到了社會公眾尤其是青島市民的理解。”
  從以往易被曲解到更多被公眾接受,新媒體平臺讓中石化這個與公眾利益攸關的央企嘗到了甜頭。呂大鵬說,2012年中石化全年信息量是52萬,負面輿情呈下降趨勢。“新媒體在其中發揮了非常好的作用,它成為一個與公眾溝通的橋梁,直接、高效”。
  中石化官方微博開通以來,“小石頭”成了代言人,發言踴躍。在呂大鵬印象中,“董事長至少有10次跟我說過,這件事情可以讓你的小石頭去說,小石頭說挺好。”呂大鵬和他的“小石頭”團隊多次受到傅總“單獨批示和表揚”。
  國資委成立之初,即著手打造央企新聞發言人。其時,絕大多數中央企業都設立了新聞發言人,但他們較少組織或出席新聞發佈會。2012年,國資委向社會公佈中央企業新聞發言人信息,將新聞發言人姓名、職務、座機、手機、傳真及電子郵箱等信息全部公之於眾。新聞發言人制度駛上快車道。此番首度推出央企十大新聞發言人,在推進央企新聞發言制度上再次快馬加鞭。
  中石化的官微運作成為央企運用新媒體的一個樣本。然而不容忽視的是,公眾對大部分中央企業新聞發言人識別度仍較低,尤其是部分中央企業的新聞發言人“平時很少發聲,遇事不敢發聲”,在重大突發事件中,只能充當危機公關的“救火隊員”。據統計,在2014年最受關註的50件中央企業突發事件中,沒有回應的高達15件,占比達30%。
  《2014中央企業新聞發言人研究報告》顯示,一年來,112家中央企業新聞發言人,在各信息渠道累計曝光超過1000條信息的只有15人,僅占總人數的13.4%。大部分新聞發言人在媒體上呈低關註度,個人品牌識別度較低,明星企業新聞發言人更少,整體的曝光度和親和力仍有較大的提升空間。
  專家指出,新聞發言人識別度低,一定程度上影響著企業自身形象的建設和傳播。各個央企之間的輿論關註度差距很大。高關註度企業15家,多涉及通信、房地產、交通、供電等民生領域。超過六成企業的關註度低於基準值的80%,成為較低關註度和低關註度的央企,甚至個別企業是零存在。
  國資委新聞中心有關人士稱,正基於此原因,評選央企十大新聞發言人起著風向標的作用,意在成為推動更多央企新聞發言人出來“發聲、發言”。此次評選出的十大央企新聞發言人的標準是:這些發言人一年中至少要露三次面,對社會公眾關切的問題及時通報、回應及反饋,取得一定社會效果。
  互聯網大潮來襲,央企新聞發言人順勢越發與公眾親密接觸起來。然而,新媒體成為“寵兒”,並非意味著有了新媒體,新聞發言人就可以“隱身掩面”。有專家指出,新聞發言人的面孔很重要,他們借助新媒體發聲,只是新聞發言人工作的一部分,並不能替代新聞發言人。因為企業新媒體畢竟是自媒體,無論是傳播能力、覆蓋範圍還是信息價值,其並不具備公共媒體屬性,特別是重大突發事件中,新媒體不能替代發言人。
(原標題:央企新聞發言人 你與公眾親密接觸了嗎)
創作者介紹

xkypbvpfywc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